特别推荐:
专业心理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业心理文章

赌球让世界杯变成“世界悲”,为什么人们还是欲罢不能?揭秘赌博背后的心理学原因

浏览次数:1722 次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25日


如何看待赌球?为什么人们会赌球上瘾?这里面有什么深刻的心理学原因?通过心理咨询可以治疗赌博上瘾吗?

今年的世界杯小组赛第一轮刚刚结束,上届世界杯四强除荷兰队未能从预选赛突围外,卫冕冠军德国输了,阿根廷、巴西平局,创下了84年首轮冷门纪录。

 


这样的结果让球迷直呼想不到,更让赌球的人损失不小,微信朋友圈中甚至出现了玩笑式的“跳楼党”。虽说“去天台”多是自嘲,但现实中,因赌球家破人亡的案例却不胜枚举。


在网络上搜索“赌球”,不难发现触目惊心的新闻:“男子赌球欠债绑架前同事索要6.8万终审获刑7年”、“月入2千小伙沉迷赌球欠下数万元”、“镇委书记‘借钱’赌球输精光涉受贿一审获刑4年”……

 


    

01

    


实际上赌球属于一种成瘾行为,那么这种成瘾行为又是如何发生的呢?

 

赌博问题揭露了上瘾行为的根源——它的本质是不计后果的强迫行为。强迫性赌博上瘾患者冒着失去自己的房子、车、孩子的大学资金、工作、甚至是他们的生命的风险,沉溺于这种周围其他所有人眼里完完全全的执拗、自私、毁灭性十足的行为中。



认识到所有形式的上瘾行为都是异常的学习行为后,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赌博为什么能成为一种强迫行为。即便如此,上瘾对正常的学习方式,像是上学、为考试复习或者记忆公式,是没有根本性影响的。


除了对深层情绪学习功能产生影响,这些功能让你把第一次性经历记得比代数概念或者动词时态更清楚。从神经学的角度而言,学习意味着脑环路的变化,经历带动联想,最终影响行为。情绪学习的一个关键部分是大脑中奖惩回路的变化,将这种反馈与行为、环境挂上钩。


最准确的看法是,成瘾行为是一种学习能力失调——负罪感或其他的消极后果都不再影响成瘾行为发挥作用。耶鲁研究院简·泰勒(Jane Taylor)和她的同事在一篇关于毒瘾的文章中解释,成瘾导致“关于毒品的积极认知和记忆会增强,对消极后果的认知会减弱”。对强制性赌徒进行的大脑扫描也展示了相同的结果。


一位女士在多年的赌博生涯中经历了巨大的财政损失、失去了所有的朋友、几次绝望的自杀未遂后,她依然继续赌博。她还讲了自己是怎么因为在工作日赌博而失去了工作的。“在最糟糕的那些日子里,我在上班前赌,我在午饭的时候赌,下了班,我还是去赌。这太疯狂了,我就是不能控制自己。”


    

02

    


上瘾是种疾病,还是仅仅是一种坏选择?这种讨论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无论如何,了解了头脑认知失衡的原因,才能改进治疗预防的方案和政策。

B. F. 斯金纳(B.F. Skinner)在上世纪中期就列出了头脑根据奖惩回路进行学习的基本原则。娜塔莎·多·舒尔(Natasha DowSchull)称,斯金纳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研究与赌博之间的联系。舒尔是《成瘾设计:拉斯维加斯的赌博机》一书的作者,纽约大学副教授,教授媒体文化传播学。

  


斯金纳箱(Skinner Box)内装有一个操纵杆,下面有一个是食物盘,操纵杆与提供食丸的装置相连。只要箱内的动物按压操纵杆,就会有一粒食丸滚到食物盘内。斯金纳将饥饿的白鼠放于箱内,白鼠在箱内乱跑,活动中偶尔踏上操作杆,就有一粒食丸掉落在食物盘内,白鼠便吃到了食丸。


白鼠经过几次尝试,会不断按压杠杆,直到吃饱为止。于是斯金纳认为,有机体做出的反应与其随后出现的刺激条件之间的关系对行为起着控制作用,它能影响以后反应发生的概率。


斯金纳告诉人们,老虎机相当于为人类设计的“斯金纳箱”,“斯金纳箱”是一种他为老鼠和鸽子设计的器材。“人们总觉得这种把老虎机比作斯金纳箱的比喻很生硬,但实际上,在他最早的实验中,他是把斯金纳箱比作老虎机的,”舒尔说。和在笼子里的动物一样,玩老虎机的人拉动手柄,等待着或输或赢的结果。



在他早期的研究中,斯金纳偶然发现了赌博令人成瘾的关键因素之一。有一次在实验室里工作的时候,发现实验中奖励老鼠的食物快要用光了。因为鼠粮做起来麻烦,又得自己动手,他又不想暂停实验,所以他改变了实验方法。


之前,只要老鼠触发机关,他就给予食物,之后,他把频率减少到一分钟内只给一次。令他惊讶的是,这种有了间隔的回报没有让老鼠减少按动机关的频率,反而让动作更加频繁。

  

    

03

    

赌场里的行为培养:斯金纳在1948年就发现,老虎机相当于为人类设计的“斯金纳盒”(Skinner Box),这是一种他为老鼠和鸽子设计的器材。和在笼子里的动物一样,玩老虎机的人拉动手柄,等待着或输或赢的结果。


在对几个物种的行为实验中,斯金纳发现,养成最强烈的行为反应——同时也是最顽固的行为认知——的奖励模式不是在动物每次触发机关时给予奖励。随机的奖励效果才是最强烈的:这也是老虎机的运作模式。



和人类赌徒一样,鸽子(在随机奖励后)也开始重复地做起触发机关的动作。它们可能认为它和过去的”好运“相关,于是迷信地重复着这个动作。


但是,为什么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动物,对斯金纳所谓的“间歇性增强(intermittent reinforcement)”的反应比每次通过做正确的事得到回报的反应更强烈呢?这是学习作用的悖论,也是成瘾行为的核心——无论是赌博、可卡因、购物还是海洛因。并且循着学习作用的悖论,我们似乎能找到脑内谬误的产生原因。



在进化过程中,有很多行为,例如求偶交配、哺育后代,都是要求哺乳生物(尤其是人类)冒着承担着负面后果的挑战。如果我们缺失了这种在逆境中坚持的机制,我们的种群则可能早就灭亡了。


“大脑的犒赏系统演化成了这个样子,用快感来敦促我们做该做的事,”艾默里大学研究社会控制论的教授莱利·扬(Larry Young)说。


成瘾涉及的脑功能让你把第一次性经历记得比代数概念更清晰。


当大脑正常运作的时候,在经历挣扎、恐惧,还有其他的挑战后,尽管可能被拒绝,基础的动机还是会促使人寻求伴侣。大脑系统设定了优先选项,强迫我们实现它计算出的最容易让我们繁殖生存的一套方案。我们的情感本质上是一种用来做快速决定的算法,而这是由从古至今对生存繁衍最有好处的行为总结出来的。



这个系统也让儿童看起来要命的可爱,促使父母容忍他们的噪音和无休无止的要求——并且甚至沉溺于其中(小猫小狗也会触发脑部类似的系统,使得人想要爱护它们)。

爱、眷恋和成瘾在神经化学上有不少相似之处,”扬说,“在经历这些事儿的时候,你脑内的反应基本上是一样的。爱情则是把这种快感的奖励与一个特殊的个体联系在了一起。”


对赌瘾患者来说,关注的中心则变成了吸毒用具、老虎机或者海洛因吸管,而非某个人。当强烈的渴望和生理上的紧迫感驱使一个人去使用某种药物或者做出某种行为的时候,严重的问题就发生了。在引导选择的机制出了问题的时候,做出选择变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事。

 


从赌瘾中振作起来是件困难的事。原因之一是,赌瘾患者通常负债累累。另外的原因则是,他们还不能迁怒于某种“改变大脑”或者导致“疾病”的实物。赌博的节奏与体验一起让大脑陷入了一个强迫的循环。


如果让人们相信毒瘾其实是个医疗问题都困难重重,那么无法迁罪于药物的赌瘾对于公众而言则更为可疑。大多数人上瘾都是为了用成瘾来解决内心的痛苦,所以,搞明白痛苦的根源,找到一种更健康的缓解方式才是预防和治疗的关键。由于成瘾是种被误导的爱,关心、共情和社会的支持是恢复的关键。



文章信息广告位01-心理咨询
在线报名
姓        名:
电        话:
预约课程:
确 定取 消
文章信息广告位02-内训
文章信息广告位03-全年全程研修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旧版网站  

 湖北联合同济心理健康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7— 85854089  13720183201

邮编:430000  地址: 武汉市江汉区解放大道549号创世纪广场A2317、2318室 邮箱:nimot@163.com

后台登录  联网备案号:42011402000443

鄂ICP备15012070号-1 湖北省通管局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技术支持:武汉珞珈学子

鄂公网安备 4201140200044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